让我们正视幸福条约

婚姻家庭 16天前

『喂~~』

「喂,妳在哪?你声音听起来怎么这么累啊?」

『我刚练完舞啊,妳咧?你声音怎么这么遥远?』

「打来让你羡慕哒,我啊,我现在在埃及喔!嘿嘿,我这里有阳光还有帅哥,妳都不知道,我现在杵的这个欧拉比广场啊,除了咖啡香,还有好几卡车头上抹油、身穿米色麻制上衣、散发着淡淡的、迷人的古龙水香味的俊俏埃及男子~」

『哇,听起来好象真的很不赖,咦?你那边几点?』

「开罗这里,现在下午两点啊,国内现在晚上八点吧?」

『对啊,国内现在应该是八点,不过我这边九点!』

「九点?就算你在北京也不可能九点啊‧‧‧」

『是啊是啊,你现在有五秒钟的时间可以考虑要不要挂电话,我在东京~五、四‧‧‧』

「呃~没差啦,顶多等我妈发现帐单的时候,我在呼噜噜装做不知道就好啦!」

『要是我是你妈,一定扁死你这败家女。怎么啦?你会从大老远的埃及,打国际电话给我,铁是发生了什么大事。』

「我决定这趟旅行,我要去Temple of Hathor,好好膜拜一下Hathor~」

『嗯?赫特女神,太阳神的女儿嘛。』

「是啊,就是咱们女性的保护者,带给女人欢乐与爱情的女神。我一定要去好好供奉祂,我老觉得我的爱情出了很大的问题。」

『说的这么严重。哪个不识相的又惹你了?』

「女人~我问你哦,你觉得我们这个年纪喜欢怎样的男人?」

『男人?我觉得我们这个年纪喜欢的,都还只能算是男生吧。我们自己都只是有些时候是女人,大部分的时候根本就是小孩,男人有时候对我们来说还有些太遥远‧‧‧我们要的应该是还会陪我们玩的、逗我们开心的、说话很白烂、大方不扭捏、冲动不冷静的。』

「嘿,对,你还记得那个大我六七岁、正在追我的日理万机CEO吧?」

『总经理先生啊。喔,就是我说促成我们的〝共业效应〞的那个。』

「是啊,有时候看他对我这么好,什么事情都硬要帮我打理好好的、处处设想很周到,我就会觉得,我真是太早遇到他了,现在的我根本就不可能跟他厮守到老。」

『人跟人之间吶,有时候就是没办法什么都〝刚刚好〞。』

「你看,我们几个约去小酌,邀他去,他总是说他去接我就好。有时候跟他坦白,我真的没那么喜欢他,他还说他会等我。」

『唉唷喂呀,光是这句他会等你,也就太有压力了吧!』

「上次我跟他到 IKEA 买了张要自己组装的压克力小圆椅,得用那种橡皮槌敲敲敲的。后来我回家怎么弄都弄不好,敲这边,那边就翘个半天高。然后我打电话问他该怎么办?他竟然洋洋得意地跟我说,我已经快要变成没有他不行了?!他话还没说完我就挂电话了,他莫名其妙嘛~~」

『哈哈,我了解。我们都受不了这种只是在言语上占了便宜还高兴的不得了的人。明明还没追到手,却老是一副超有把握的样子。』

「对,然后每次出去总是一副该花钱的,都他来负责的样子。」

『我的那个〝共业效应〞也是这样,每次说好这次出去我付帐;可是回家之后,我老是会发现包包里的某个角落多出了一两千元,然后他还会特别打电话来问我,有没有看到他放的钱‧‧‧』

「看来你那个也挺猛的,真的是共业效应大流行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