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挽救婚姻我请了第三者

婚姻家庭 7天前

一段永远新鲜的婚姻是不存在的,在生活中总会碰到大大小小的事情,然后就伴随着吵嘴等一系列破坏双方感情的事情。

妻子在我人生低谷时要离婚

2002年8月21日,李慧把离婚协议书递到我面前,平静地和我说了一个月以来惟一的一句话:“我们离婚吧,孩子跟我,财产都归你。”我的心好像泡进了冰水里,又冷又痛,愣愣地看着她,半晌说不出话来。

记得一本书上说过,夫妻之间,打打闹闹还有复合的机会,但如果很平静地来说离婚这件事,就真的完了。

于是,我愤怒地一把撕碎了离婚协议,说:“以为地球没了你就不转了?你给我滚!”

“好,等律师来和你谈吧。”李慧漠然地抱着孩子走了。

事情闹到这个地步,是我始料不及的……

原先,我在政府机关工作,李慧在学校当老师,日子过得也算甜美。可是我突然心血来潮,一心想做出番事业来,就向单位交了辞职报告。本以为凭自己的才华不愁创业不成,也让李慧看看,我这块金子无论放到哪儿都能闪光。但我试着开过小吃店,不到10天,就因手续不全被迫关门;开了家美发店,一个月下来,前来的顾客十个手指都能数过来;趁学校放假,想搞个补习班,最终也是以收摊而告终……家里的积蓄全都用尽了,而且还欠了些债。

我做这些事,都是瞒着李慧的。她所看到的我是整天游手好闲,不做正事儿,有时还唉声叹气的,因此她对我的态度越来越差,有时见我疲惫地回到家,竟然风言风语地说:“又到街上看美女去了?”我不愿搭理她。再说,我一直认为一个优秀的男人,烦心的事情决不能让妻子知道——快乐告诉给另外一个人,就变成了双份;烦恼又何必分成双份呢?不过,我顶着内忧外患的压力,脸色自然也好看不到哪儿去,这令我们之间的关系越来越紧张,直至谁也不理谁,视对方如无物。

前两天晚上,我由于心情郁闷,独自在小酒店喝了点儿酒。当我摇摇晃晃地走回家时,已是午夜了。我用钥匙开门,门竟被反锁了。

“开门,李慧,是我!”我拍着门叫。

“你去哪儿了?这么晚还有脸回来,住外面吧!”李慧气冲冲地来了这么一句。

一怒之下,我真想住到旅店去,可摸摸口袋,只有5角钱。想想自己落到这种地步,不由得又气又怒,趁着酒劲儿警告她:“再不开门,我就把门踹开!”

她对我的警告根本不当回事,我只有把门撞开了。肩膀跟断了一样疼(第二天一看净是淤青)。我进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扇了李慧一耳光。李慧哭着跑进卧室,把门反锁了。我在客厅醒来时,抚着肩膀回忆起昨晚的一幕,不禁大为后悔,我还从来没对女人动过粗,何况还是自己的老婆。但出于男人的面子,我没有向李慧道歉。

但我万万没想到,她竟把这事记在了心里,在我陷入人生低谷时离我而去!盘子和碗成了我出气的工具,摔碎了也不收拾,就让它们横尸地板上,挂在墙上的结婚照也被我扔在了地上。然后,我一手拿着酒瓶,一手拿出家里的相册乱翻,当看到我和李慧在大学谈恋爱时一张张亲密的合影,泪水渐渐湿了眼睛……

不!不行!我盯着照片里的李慧说:“我不会让你离开我!”可是我又能为婚姻做点什么呢?开创自己的事业?每一次尝试都是失败,如今已无资本东山再起。去求李慧回来?我又拿什么来保证李慧的幸福呢?再说,她又最瞧不起低三下四的男人……

我为妻子弄了一个假想情敌

正在我一筹莫展时,爸妈来看我,借给我5万元钱,还出谋划策地让我找一位远房亲戚,说他懂饭店管理,我可以开一家中档饭店。

我重新振作起来。很快,饭店张罗开了,这次因为我有懂行的人帮忙,生意很快就火了,到2002年11月初,不但收回了前期投入,还有赚头。但我和李慧之间还是没有任何进展。每次我以看孩子为借口到她妈家,她都借故躲开,对我避而不见。岳母见我就抹泪:“你们这样下去如何是好啊!”

其实,我又何尝不想哭呢。

万般无奈之下,我想出了一个计策:为李慧营造一个假想情敌。李慧性格争强好胜,如果此时出现一个“第三者”,她肯定不会善罢甘休。当然,此计有一定的风险性。李慧可能会与“第三者”决一死战而后与我和好如初;但也可能顺水推舟,以此为由坚决要求离婚——这是一着险棋。

经细细分析,我认为和李慧之间有着深厚的感情基础,特别是有了爱情结晶宝宝之后,我们一直说要白头到老。现在的情形,只是因为我失意时的一些错误举动,伤了她的心;只要我努力,她一定会回心转意的。所以第一种情况发生的可能性高达80%。经过一番谋划后,我决定冒这个险。

从那以后,我开始在朋友聚会或同学聚会中,有意无意地表示自己正在和李慧办离婚,饭店的前堂经理对我有点意思,两人特别谈得来,以后带出来给他们看看。从同学、朋友看我的眼神中可以看出,这些话将会以“光的速度”传到李慧的耳中。

果然,11月13日,李慧抱着孩子回来了。

我暗暗高兴自己的计策生效,却故意板着脸不说话,看她会怎么做。谁知,她板着脸放下孩子就往外走。我急了,挡住门不让她离开:“你干吗去?”

她看着自己的脚,低声说:“孩子是你家的骨血,我给你送回来。哪天有了空闲,咱们到街道办事处把手续办了吧。”

我急得不知如何是好:“走可以。把孩子抱走,还有你那两衣柜衣服,都带走!”我的本意是难为她,让她留下来,因为谁也不可能抱着孩子,再背那么多的衣服出门。

“我知道,你是怕我影响你和情人约会——放心,很快我就会把东西拿走!”她说着就落下泪来。

我手足无措,真想抱住她,对她说不是这样的,我不是这样想的,但一时间又放不下面子。只见她一把推开我,像发怒的狮子一样冲了出去。

其实,她送孩子回来是想牵绊住我,不让那个“第三者”进门。但她竟不肯就此留下来,还是让我的心里像堵了块石头,闷得生疼。可我终究放不下面子求她留下来……我恨自己的嘴为什么这么笨,人又倔!可此时也毫无办法了,只好把孩子委托给我爸妈照顾。

第二天夜里,我失魂落魄地从店里回来,发现家里竟然亮着灯。温暖的灯光一下点亮了我全部希望:李慧回心转意了!她回来了!我压制住心跳,尽量平静地打开房门。果然是李慧!啊,我的计策终于成功了。竟有点儿佩服自己:婚姻,其实也和经商一样,需要高手来经营!

“你又来干什么?”我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不带一点喜悦。“我从幼儿园接孩子回来,不放心他自己在家,所以……”她低着头说。我看到房间收拾得整整齐齐,卧室墙上的结婚照片重新挂起来了,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,差点儿笑出声来。

我佯作打哈欠来掩住笑意,故作严肃地对李慧说:“咱们就要办离婚手续了,你最好少来,影响不好。”

李慧脸色变了:“影响不好?你还在乎影响吗?咱们还没离婚呢,你就和你的什么前堂经理在一起了!明天我就找她去找她去,让她明白,她正在破坏别人的家庭!”说完,一把推开我冲了出去。

儿子惊醒了,迷迷糊糊地问我:“妈妈呢?”我在儿子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,笑着说:“妈妈就要回来了!”然后,把儿子安顿好,让他安心睡觉,自己悄悄地跟在李慧身后,安全地护送她回了娘家——那可是我的老婆啊!

李慧的性格我了解,说要找那个“第三者”谈谈,就一定会去。可我饭店的前堂经理是个小伙子,一时间到哪儿去找一个年青漂亮的“第三者”来和她谈判呢?

本想干脆把这事儿就此挑明,让李慧回来好好过日子,不要互相折磨了。然而,我知道一旦对李慧讲明真相,她的自尊心是不会让她就这么轻易回家的,我少不了要经历很长一段“赔小心”的苦日子。难道就不能化被动为主动,让李慧像一个真正柔情似水的女人那样向我认错吗?

当务之急是找一个美丽漂亮的“第三者”。以应付李慧明天的出击。可这个人选还真不好找,我的女性朋友,李慧都认识;找服务员?最终洗清的过程会相当艰难,外地的,最好是外地的……

任何计谋都无法替代真情

真是好运当头。恰好第二天早上,一位在兰州读研究生的小师妹来电话,说她到长春办事,要住几天,让我去接她。眼珠一转,我有了主意。接她回来的路上,我低声下气地求这小师妹帮个忙,让从没和李慧见过面的她扮“第三者”和李慧去谈判。

小师妹死活不答应。我向她保证,不管出现什么后果,绝不会让她负责:“难道你就忍心,让师哥下半辈子打光棍或者当个‘妻管严’吗?”我言词恳切,就差痛哭流涕了。

见此情形,小师妹迟疑着终于答应了。

来不及为小师妹安排住宿,我先把她的行李安置在我家。当我刚把她带到饭店,让她换上领班工作服,李慧就打扮新潮地走了进来,脸上明显精心地化过妆,显得红润的脸蛋更加漂亮。见我和小师妹正有说有笑地低语,她直接就冲小师妹走了过来,说:“请问,我能和你谈谈吗?”

小师妹慌乱地看我一眼,紧张地点了点头。

“那我们找个茶艺馆去谈吧。”说着,李慧看了我一眼,“你也一起来。”我心里骤然有点打鼓。

茶艺馆里播着缠绵的萨克斯音乐《回家》,懒懒地、倦倦地,让人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伤感。李慧要了壶茶,给我们三个人都倒了一杯。

“我爱他!”她盯着小师妹的眼睛说,“我一直深爱着他,从结婚到现在。我之所以会那么逼他,是因为他这人需要压力,如果一直闲散,他就会安于现状,不再努力。不错,我是说过要离婚的话,但那不过是吓他的,并不是真的要离婚。我们还有个3岁的儿子,你不能拆散我们的家庭!”

“我……”小师妹不知说什么好。我也没想到妻子会这么直白,定定地看着她,我心里涌动着丝丝感动。

“他这人有许多缺点:懒,从不收拾房间,结婚这么多年,从没叠过被子;脚臭,而且不逼他,上床前就不洗脚;胃不好,吃酸的就疼……可我还是爱他,决不会放弃他的!你这么年轻,为什么不找一份完整的爱呢?”说完,妻子一把挽住我的胳膊,硬拉着我出了茶馆,把小师妹一个人留在了那里。

回到家,李慧张口就问我:“你,真的要离开我吗?”

我连忙摇头–我当然不想离开她,而且,我精心设计的一切,都是为了让她回来。

李慧忽然间伏在桌上放声大哭起来。我惶惑地站起身,慌不迭地表白道:“我不会离开你的,我还想安心地和你过完下半生呢。”她抬起满是泪水的脸,问我是不是真的。我凝视着她的眼睛,慢慢地低下头去,深情地吻住了她……

这时候,门铃忽然响了。

李慧从我怀里挣脱出来,整理一下脸上的妆跑去开门。我惊恐地发现,门外竟站着小师妹。李慧得意地把我拉过来,一脸幸福地对小师妹说:“我们和好了。”小师妹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,说:“我是来取我的行李。”小师妹的话一出口,我就知道麻烦了,李慧马上怒目圆睁:“你们竟然已经住到了一起!”说着挥手就给了我一个耳光,转身哭着跑了。

师妹愕然了,我勉强地笑着安慰她说没事,她才答应先回我的饭店吃饭。我呆呆地坐在家里,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把事情越弄越乱。

现在,我究竟该怎么办呢?

正想着,门再一次打开了,这次进来的是我妈妈,还有李慧。妈妈进了门,二话没说,先抓起拖鞋冲我一阵乱打:“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,难为李慧为你借钱开店,才开了几天啊,就做出这样的事来!”“那钱……”我边躲闪边问。“当然是李慧给你借的,你以为我有钱给你开什么饭店啊?”妈妈怒骂着。我头上挨着打,心里却涌动着一股暖流:还是老婆心疼我啊。

李慧一句话也不说,只是站在一旁落泪。

一时间,我也不知该如何解释这件事,只好扑通一声跪下来,指天发誓:“我从没做过对不起李慧的事!刚才那个人是我兰州的小师妹。”接着,我把事情的整个经过说了一遍。李慧不信,无奈之下,我只好把她们带到饭店,请小师妹出示了车票和证件,以此来证明我们之间的清白。

李慧马上挽住了小师妹的胳膊,笑着说:“原来我们都是受害者。”

那天晚上,我这个罪魁祸首亲自下厨做了一桌好菜,招待自己的老婆和“第三者”。唉,我原本想借这次离婚危机,重振大丈夫的雄风,谁料想却落得这么个结局。不过,我心里还是涨满了感动和欢喜,原来老婆仍然深深地爱着自己啊。我幸福地凝望着她,我发现,老婆的眼睛在灯光下,显得那么迷人……

希望天下的有情人都可以白头偕老,没有吵嘴只有和平相处,有事多沟通。